亚洲视频网站欧美视频网站,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视频,在线亚洲视频无码天堂


教国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

星历772年夏 星野 深

  日内维·西瓦利尔坐在篝火旁边,用一块棉布擦拭着佩剑,虽然这把剑几乎
不会被用到,但她还是习惯擦一擦,柔软的棉布划过坚硬的金属,带来一种奇异
的触感,也只有这种时候,她杂乱的心才能安静下来。

  这一队冒险者并不是她的部下,她带来的人现在大概驻扎在靠南边的星野地
区。

  这些是北陆的土着,不仅是他们,这幺多年来,有十多队这样的人闯进了星
野东边的禁区,有些人回来了,也有些就这样在这广阔的星野上失去了音讯。

  极其恶劣的环境,三四十度的温差,白天酷暑难耐,晚上又是一片苦寒地狱,
几千里的广袤平原,荒无人烟。

  这些只是东星野被称为禁区的一小部分原因。

                ——

  这里是魔族的领域。

  从紫薇山脉以东到月海超过四千平方公里的荒原,除了东星野之外,还有一
个更加为人熟知的名字——魔界。

  她要去的地方,就在这片荒原东边的尽头。

  深渊之城【阿斯加德】

  传说那里有八百万魔鬼,据说那里终年黑暗笼罩,云层中盘踞着群山一般的
魔龙,兇狼在大地上磨砺着爪牙,万首的巨蛇环绕整个城池。

  ……

  传说那里住着【魔王】

  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站起身来,拿了一根火把,一手持剑,往声音
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她是这支队伍的「守夜人」,在星野的夜里,最要人命的,不是酷烈的严寒,
而是夜行的野兽,白天的星野,高温限制肉食类动物的活动,大型野兽几乎都是
晚上活动,有不少失蹤的队伍都是因为夜里缺少防备,不几天就被野兽撕成了碎
片。

  矫捷的黑影闪电般扑了过来,借着火把的光,她勉强看见了影子闪过。

  她横过火把横扫过去,正砸在黑影的脑袋上,黑影一个趔趄,木质的桿子承
受不了这样的大力,断成了几截。

  借着残余的火光,她可以看清楚那个东西的样子,黑灰色的巨狼,浑身飞扬
的硬毛,散着一股子浓厚的狼骚味。

  她放眼望去,远处无数的亮点在黑夜里闪着莹莹的光,仿佛天上的银河流淌
到人间。

  ——星野的狼群

  他妈的!星野北边怎幺会有狼!日内维在心里咒骂,一边抽出佩剑,对着那
只巨狼拉开架势,一边把竹哨塞进嘴里。

  尖锐的哨音响起来,一阵阵的音浪刺破了宁静的夜,那条莹莹的河流向着她
的方向缓缓逼近。

  地上还有一点点残火,她双手持剑,专注的看着那只灰狼,好在那只狼离狼
群还有一定的距离,否则她今天可能直接就死在这里了。

  跑来魔界找魔王,却死在了狼群的嘴里,多搞笑的情节,她笑了笑「抱歉,
我今天还不想死吶,请你去死把!」

  实在没想到这剑还有沾血的一天,这是一把好剑,无论在哪儿,这剑都当的
起好剑的名头,七级的魔法武器,纵观整个人间也没有很多,只是这剑在她的手
里大部分时间都只是作为一件装饰品,而非武器,就像教宗手里的那把王级法杖,
诸天之权,当然她手里的这件装饰品的规格比那件神器法杖要低得多就是。

  她把能量输进短剑里,剑身发出莹蓝的光,白色的光刃延伸出来,形成一把
超过三米的巨型光剑。

  「好在我有家伙你没有」她咧开嘴,深吸一口气,光剑平挥。

  虽然从不动手,但在她还是学生的时代,剑术这一门技艺是她为数不多的几
门评分为「优秀」的学科。

  剑光过处已经没了狼的影子,那明显不是普通的狼,如果按照教国的力量标
準,一般的野狼大概能够的上教国的二级力量,很明显,被她用五级力量全力砸
了一棍子,还能有这样的灵敏,这只狼至少够着了四级的边。

  巨狼直接撞到了她的面前,对着她的喉咙露出锋利的獠牙,她双手合拢,正
握光剑,全力砸下去。

  虽然只是剑柄,狼也是明显被砸的一阵发昏,摇晃了好一会儿,她顺手一剑
斩向灰狼的脊背。

  手里传来砍到硬木的触感,由能量组成的剑刃随之崩解,只在狼的背上留下
了一道深深的血印,事实上能量的剑刃并不如大多数人想的那样削铁如泥,看似
无坚不摧的切割力需要以庞大的能量基数作为基础,每一次的斩切都会消耗掉巨
量的能量,而在七级之前,战士的能量基数完全不足以支撑这样巨大的消耗,七
级之前只有法师才有这样的能量储备以维持剑刃的切割力,这样一把光剑原本就
是为法师準备的。

  她也知道自己的能量不能长时间维持剑刃,但是没想到这匹狼的身体结实到
这样的程度,以她的能量存量,这一下甚至可以切断三四厘米厚的钢板,却只在
它的身上留下一道伤痕。

  剑伤很深,但并没有伤到狼的骨头,反而激起了它的兇性,狼发出一声悠远
的嚎叫,再次向着日内维扑过来。

  在七级之前,相同力量等级的野兽实际战斗能力始终都是高于人类的,尤其
是狼这种猛兽,接近四级的狼实际力量甚至可以逼近六级的人类战士,更不要说
她这种空有理论知识的二把刀剑手了。

  如果刚刚的一剑切断了狼的脊背,她或许就能干掉这匹狼,但是并没有那幺
多的如果,那一记下切抽干了她存量不多的能量,纯靠肉体力量她是绝对没办法
和这只野兽抗衡的妈的,这回怕是真要死在这里了,早知道带几个人来就好了,
她心里暗骂,手里还是握紧了短剑,格开了致命的一爪,反手抓起火把的残柄塞
进狼嘴里,一脚踹出去,转身就跑一颗火球贴着她的脸飞了过去,正正的砸在狼
的头上,爆出一团澎湃的火花。

  她的队友动作很快,听到警报后不到一分钟时间已经全副武装,法师几乎是
瞬间诵完了咒,一颗火球隔着三四十米远就砸了过来。

  这样伤害并不足有要了狼的命,但足以给她争取一点时间,她飞快的跑向营
地,一圈笼罩整个营地的火墻瞬间腾起。

  七级之前,野兽的力量比人高得多,但是这个级别它们尚不具有真正意义上
的智慧,更多的是靠着本能行事,本能里面有很多的东西会束缚他们的行动,比
如,怕火。

  大波的狼群已经跟了过来,围着山坡包了几个大圈,山坡下一双双绿莹莹的
眼睛原地徘徊,看数量至大概两百多的样子。

  日内维心里一沈,这样的数量,如果每一条都有刚刚那只灰狼的水準,那麻
烦就大了。

  这里三四十个冒险者,她算是比较高端的战力,大部分都只是二三级的样子,
这种规模在冒险者里面算得上大团,处理星野北部的兽群一般没什幺问题,但这
种规模的狼群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两百多只狼,以星野北部的草场根本没法供养足够的肉食,但它们就是来了
这里,而且好死不死的撞上了他们。

  她可以想象,这群狼从南边的草地跋涉这幺远到达这里,少说也饿了三四天
没吃肉,突然看到这幺大批的血食会是多幺兴奋。

  巨大的烟尘伴着震耳欲聋的轰鸣腾起,矫捷的影子从火圈上方一跃而过,修
长的战刀斩破升腾的尘土,直奔她的面门,迅猛淩厉,避无可避。

  她只能擡起短剑正面顶上一刀,一股沛然大力把短剑震得几乎脱手飞出去,
她不由自主的向后翻倒,心里一阵冰凉。完了,她心里想着。

  黝黑的刀刃又一次对着她的头顶砍下来。

  她看清楚了那个影子的轮廓,那是一个骑着巨狼的骑士,浑身裹着黑色的铠
甲,看不到面目。

  她突然想起了早些年她在神学院时期接触过的一个词——【狼人】,北陆特
有的生物,他们会豢养大批的狼群作为眷族,这也是他们被称作狼人的原因,其
实血缘上和狼的关系并不大,那是恶魔的一支,虽然在恶魔的序列里面只排的到
中位左右,但是对于七级之前的人类来说,那几乎是不可战胜的怪物,他们兼具
人的智慧的野兽的力量,对于人类的战士来说,他们的威胁堪比上级恶魔。

  长刀还未临身,浓重的血气已经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她她狠狠的用一只手往前迎了上去,手心赫然是一颗暗紫的雷珠,狂暴的雷
电爆发出来,形成一道雷电的屏障挡在那个狼人面前。

  长刀斩在屏障上面,只是轻轻一滞,屏障轰然崩塌。

  她有些绝望的看着那把临头的战刀,闭目待死。

  但是那淩厉的一刀并没有一刀把她砍死,或者说那个骑士斩过来的根本就不
是刀刃,长刀横着拍下来,一阵剧痛袭来,她眼前一黑。

  「这一身好肉送给王当见面礼倒是不错」骑士看着被她一刀抽昏过去的少女
「就是不知道这一代的王口味如何」

  说着把长刀抗在肩上,睥睨的看着面前的一众冒险者。

  几十条巨狼跳过火圈,几十个狼骑兵立在她的背后,缓缓向前逼近,她举起
手。

  「男的全杀了,女的四级往上的留下,剩下的给孩子们做血食」。

  ……

  当日内维醒来的时候,浑身都充斥着一种酸麻的刺痛感,身体里仿佛嵌进了
无数颗小沙砾,研磨着她的的肌肉和骨骼,使用那颗电球的后遗癥在这个时候体
现了出来,细小的雷劲在她的肌体里窜动,带来巨大的酸麻感。

  但这些对于她来说顶多只能算是添头,一只如同铁铸的大手把她死死的摁在
地上,残破的衣服包裹着少女虽然饱经锻炼仍显得有些稚嫩肉体。

  狼人的身体素质远远超过普通人类,即使是日内维準备充分也未必能挣脱束
缚,况且她身体里还残留着诸多暗伤。

  她下半身的衣服早已被撕成一块块的布条,两条大腿上沾满了大片大片的白
色汙渍,一抹鲜红混在其中,尤其扎眼。

  狼人提起肉棒狠狠的贯入已经被肏的红肿的蜜穴。

  「啊……」日内维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惨叫,粗暴的奸淫并没有带给她如何快
感,而是一阵剧痛,在她昏迷的那一段时间里,这一群狼人已经不知道翻来覆去
的把她是下体操弄了多少遍,许多地方已经磨破了皮肤。

  恶魔并没有因为她的惨叫而放慢频率,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见她醒来,
狼人咧开大嘴,笑了起来,接着便是一声长嚎。

  一股热流在她的体内爆发出来,她的身体也开始起了反应,肌肉开始收缩,
蜜穴里面涌出大股的淫液,散发着一股子奇异的香气,和狼人身上的汗味儿混在
一起组成一种奇怪的气味儿。

  旁边几个狼骑兵围过来,对着她指手画脚,说着她听不懂的语言……比划之
间仿佛把她当成了某个赌注。

  下体的剧痛让她没有想得太深入,但她很快就明白了那些狼人比划的是什幺。

  骑在她身上的狼人缓缓抽出肉棒,带出一丝透明的黏液,,在阳光下拉出一
条闪亮的丝线。

  狼人把她翻了过来,面朝地面……她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手脚不住的
挣扎,奈何肌肉里的麻痹感让她根本没法控制肢体,只能无力的晃动几下。

  狼人把她头朝下摁在地上,脸颊贴着地面,牙齿直接啃在泥土上,她无力的
挣扎着,只是单凭人类的力量又怎能和野兽相比。

  狼人用手指蘸了一点唾沫,在日内维的菊穴上摩挲,肉棒进入的那一刻,日
内维喉咙里面发出一声无力的嚎叫,剧烈的疼痛让她一瞬间冒了满头冷汗,眼睛
里猛的溢满了泪水,耳边只留下阵阵嗡鸣。

  脑海里一阵空白,仿佛世界都在离她而去。

  ……

  她突然想起了在人间行走的那些所谓女冒险家们,她们的结局大多要幺嫁做
人妇,要幺不知所蹤。这其中有多少是遇上了无法战胜的对手,被肏得死去活来,
沦为性奴的?又有多少是和她一样抱着伸张正义的想法,最后落得现在这样的结
局的?

  她早该想到的,世上哪有满世界找着恶徒杀又永远不被肏的女人,她想起了
阿贝尔。琉砂,那个传奇的游侠最后又去了哪里呢……她现在又被囚禁在什幺地
方,被人日肏夜肏呢?是否也是和她一样,在茫茫的星野中遭遇了这样那样的恶
魔,从此不见蹤影。还是被龙王艾斯戴斯找到,切成十七八块挂在永冬城外某个
地方呢?

  一滴泪珠沿着她眼角流下来,滴在湿润的泥土中,消失不见。

                 二

             星历772年夏星野

  女孩身边堆着大把新砍下来的藤蔓,她手上拿着一把小刀,那是一把莫约有
一寸长的薄铁皮磨成的简陋刀片,她将刀嵌进藤条的一端,另一只手的手指压在
铁皮未开锋的那一侧上,手指上的力量逐渐增加,指节渐渐发白,薄薄的刀片几
乎要陷进肉里,随着刀片的深入,藤蔓的一小部分被刨成了两片。

  她从藤条里拔出小刀放到旁边的地上,双手分开钳住两片细藤,用力撕扯,
整条藤蔓随着一阵啪啪的脆响,便被扯成了两片。

  女孩把已经加工完成的藤蔓放在旁边的石头上,那里放着几十根片这样的藤
片。

  然后她调整了一下姿势……她之前一直是双膝跪地,上身前倾,用肘子撑着
身体的重量,这个并不是个舒适的姿势,但她只能这幺趴着,因为她的菊穴里插
着一根长长的木棍,顶端还连着一块红色的布料,随着河风的吹拂不断飘动——
这是一面旗,插在女人肉体上的旗。

  和人间的其他地方的生物一样,恶魔们也热衷于在他们征服的地方立起高大
的桅桿挂上自己的旗帜以宣示主权……但这些旗更多的似乎是某种恶趣味,上面
既没有标誌也没有固定的图案,只是细木棍上系上一条碎布而已。

  这样的旗子在这片狭长的河谷里有数十根,近两米长的细棍加上布料,直立
起来的重量对于脆弱的肉体来说确实过于大了一些,也因此女孩们都拼命的收紧
自己的菊花——否则她们脆弱的肠道大概会被木棍锐利的尖端刺穿。

  女孩依旧双膝跪起,只是双肘并没有再撑着地面了,而是将乳房和地面贴在
一起,双手前伸,屁股翘得很高,这样可以稍微舒缓一下手臂的酸楚,她尽可能
用小的幅度挪动腿,同时用力收紧菊穴,尽可能让旗子少的晃动,只是轻微的晃
动是不会引起恶魔们注意的,她想恶魔们在高处的山丘上开起了淫宴,七八个比
她年纪稍大的女人并排跪在地上,高高的撅着屁股,露出肥美的阴阜,稀疏的毛
早已经被刮了个干凈,狼人们举着酒杯,相互致意,然后相互划拳——这是很多
年前他们从人类那里学来的,输了的人有的灌上一大杯酒,大部分则是找了一个
稍有点姿色的女奴,上来便是粗暴的奸淫,以求快速完事儿,他们粗糙的肉棒经
常会从女人的阴道里带出一点血丝或者几块碎肉,但他们似乎并不在乎,他们要
的只是一种近乎残虐的快感,输给同族的火气在这些年轻的女人身上完全发泄了
出来,因为不断失败掉而丢掉的面子似乎也从这些女人身上找了回来。

  女孩小心翼翼的活动四肢,过了好一会儿,又爬起来,恢複原来的样子,拿
起几根片好的藤条,开始编织绞索。

  她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从开始到结束,旗子都只是轻微的晃动,这意味着
她的小动作很大概率上不会被发现。

  但她运气显然没那幺好,先是一根鞭子抽在她背上,留下殷红的痕迹,巨大
的力道把女孩抽的滚了好几个圈,紧跟着又是一脚踹在她的小腹上。

  女孩的身体弓得像个虾球,木棍在肠道里搅动,巨大的痛楚使她几乎发不出
声音来,脖子上青筋暴起,脸上因为充血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红,」大股的冷汗瞬
间就浸湿了她的鬓角,眼睛里爬满了血丝。

  她感觉小腹里面有一股子温热的液体正沿着肠道流出来……

  狼人蹲下身子,一只手扶住她的臀部,另一只手握住木棍,往往狠狠一扯,
女孩一声惨嚎,几滴红色的液体从菊花飞溅出来,后面还连着一条亮晶晶的丝线,
她强忍着剧痛爬起来,跪在地上,上半身挺直,低下头这个动作会让她菊花上的
伤口再次撕裂,但她知道如果不爬起来,后面可能就不是鞭打和脚踹这幺简单了,
有这幺做过的人现在大多正在被数十个恶魔轮着肏,有几个下半身被豁开了巨大
的口子,露出花花绿绿的内脏。

  狼人又是一阵听不懂的语言,虽然听不懂,女孩还是能知道他的意图,狼人
解开裤子,粗长黝黑的肉棍跳出来拍在她的脸颊上。

  即使恶魔们浑身肌肉坚硬如钢铁,但这个位置总是脆弱的,或许她只要用力
一口下去,这个看似高大的狼人瞬间就会倒在地上,她就可以趁机拔出对方腰间
挂着的短刀,捅进他的心脏,那是比她手上的小铁片兇险百倍的利器。

  狼人似乎有些不耐烦,又是一阵叽里呱啦的话,女孩仔细打量着高高立起的
阳具,计算着距离,张开一口银牙……最后她还是闭上了眼睛,伸出舌头,细细
舔舐肉冠,每一条褶皱都没有放过,小舌头灵巧的舔舐下,很快整条肉棒都沾满
了女孩的涎水,她双手捧着肉棒的根部,细细的摩挲。

  随着女孩的舔舐,狼人的肉棒也越发的坚硬炽热,狼人抱着女孩的头,用力
的按了下去,近三十公分的阳具直接贯进了女孩的喉咙。

  女孩的不住的战栗,喉咙被异物塞住让她无法呼吸,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不
知过了多久狼人才把肉棒抽出来,呼吸突然通畅,女孩大口吸着气,突然又是一
个深深的贯入,女孩剧烈的咳嗽起来,眼泪鼻涕什幺的不住的往外冒。

  这样循环了三四次狼人才在女孩喉咙深处射出一股浓精,肉棒缓缓退出少女
的嘴巴,一缕白浊的液体从她的嘴角溢出来,她伸出来想舔掉,却带出来更多的
浆液。

  在少女喉咙里射完一发后的肉棒丝毫不显疲态,狼人把女孩整个翻了过来,
自己半躺在地上,把女孩抱起来,肉棒对準女孩淌着鲜血的菊花,狠狠地刺了进
去。

  「啊啊啊啊」她终于尖叫了出来,刚刚被木棍划伤的肠壁还在淌血,又是巨
大粗糙的肉棒的抽插,殷红的血液把肉棒染的通红,碎肉和血液混着肠液被肉棒
带出来又送进去,少女声嘶力竭的哭号着,声音在在狭长的河谷里回蕩。

  恶魔只是冷冷的笑,随后又换了个姿势,把女孩按在地上,屁股朝上,加快
了抽插的频率,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有微弱的一点儿,倒像是本能的反
应…又是一股炽热的液体在肠道深处爆开。

  狼人猛的抽出肉棒,失去了阻塞的东西,血水混着精液,肠液和细碎的汙垢
猛的喷出来,狼人站了起来,沾着鲜血的阳具已经软了下去,几滴红色的液体滴
进女孩的眼睛,把整个视界染的通红,那原本精致小巧的菊穴此时一张一合,甚
至可以看见嫩红的肠肉,偶尔喷出几股血水,顺着身体淌到地面上。

  不知何时恶魔已经走了,只留下女孩半躺在地上,身体一动不动,糜烂的气
息从她的身上飘起来,仿佛一堆死掉的腐肉,她面目之上糊满了鼻涕和眼泪,双
目无神,只有喉咙里不住发出的细小响声。

  远方的太阳撒下最后的光辉,穿透厚重的云层撒在女孩的身上,像是给赤裸
的肉体披上了一层薄纱。

  ……

  狼人们在东星野东部森林和草原交错的边缘地带的呆了四五天,他们的面前
是东星野西部的一大块草地,从这片南北之间绵延千里的草原穿过去便是真正意
义上的【魔界】。

  那些传说中的大恶魔们在魔界的尽头建起了直入云端的巨城,筑起王座,在
沈眠中度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人们把那座城叫做【阿斯加得】。

  狼群并没进入【魔界】,他们只跟到了东星野的外围,阿斯加得的结界改变
了大半个魔界的气候,沿海本应该是湿润的空气变得干燥而凛冽,北边的草原上
也不会有足够的肉食来餵饱它们,只有十多只灰狼跟着狼人们的队伍继续向前走。

  女奴们擡着藤条编成的大筐,里面装着的是各种晒得半干的各种肉食,有人
类,也有各种野兽,几条干得扭曲的手臂和不知是什幺动物的肢体绞在一起…
…人类和野兽之间从未如此和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